307名新任市政协委员 参加学习

  今儿个,可再也不敢睡懒觉了,得赶火车去了,明儿就是清明节了。

  整理好了着装,携着手提包包,背上一大包的衣物和几本书。与朋友急匆匆的登上了赶往火车站的big bus 。

  从车窗向外望去了,温柔的小山脉,缠缠绵绵的,又断断续续,紫气腾腾。天气也非常不错,心情就像这天气一样,晴朗又明媚。

  车站里的乘客比往日多了许多,这名不见经卷的小站里,突然之间一下子冒出来了这么多的旅客,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我想大家也应该与我一样,都是带着愉悦的回家的心情,静候着属于我们每个人的不同的,和相同的列车。

  10点一刻左右,属于我们的D3xx2次动车已经开始检票了,我和朋友,携着东西急急忙忙的挤过了检票口。来到了,站台上,“哇哦......乘坐同一班次列车的旅客,没想到今天居然也有这么多。”

  几阵春风从对面不远处的一个犹如大土堆般的小山丘上,路过眼前的一片油菜田,携着油菜花儿的芬芳,迎面扑鼻而来。

  列车的一声长啸,逸散在这花儿香四溢的春风里。

  站台上旅客一窝蜂似的,涌向了列车的门口,拼了命一样的疯狂的向车厢里拥挤。我也顾不得这春风里除了有令人陶醉的油菜花儿香以外,还有其他什么更诱人的香味儿了。拎起手提包包,随着潮流涌进了车厢。手里拿着车票,仔细的对照着座位号码。我来到了“6车14F号”的位置。13号过道儿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左右的女的,妖娆的打扮,显得有些过于了,14号位置上,一个三四来岁小朋友,在座位上面,上上下下,不停的折腾着。座位上的那位三十来岁的女人见我把背包放在座位对应着的货架上面,便迅速的坐到了,小孩子折腾的位置上。我重新拿出车票看了看。

  非常抱歉的说到:“对不起,您坐着的位置好像是我的!”

  打扮得分外妖娆得有些过于的女人,瞟了我一眼,带着几分不屑,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谢谢。”我仍以微笑报以谢意。

  我把包包放在大腿上,看着窗外的春意盎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列车早已经出发了,慢慢的开始陷入了发呆的世界里。坐在我旁边的小孩子,忽然来到了我的跟前,水汪汪的大眼睛,跟精灵鬼似的。踩在我的脚上,踮起脚尖,用小手去拉窗帘。拉下来,然后又推回去,如此反复的折腾个不停,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快乐世界里。

  “嘿,别在那儿瞎搞,这位叔叔会打人的,快回来,我抱着你一起来数牛好不好,看看窗外有没有牛,来,快过来。”旁边的女人的漫不经心,有心无力,懒散的说着小孩子。

  我忽然觉得心里嗝腾了一下,“叔叔会打人”。我继续看着窗外,也不加理睬,列车穿过了,一条漆黑的隧道。耳边依旧萦绕着“叔叔会打人”的回音。我看着窗外从眼前疾驰而过的树影,青山,绿水,和一片片开满金黄色的油菜花儿的方形格子的农田。心里在想,我会打人吗?我从来都没南昌为流动育龄妇女筛查“两癌”有打过任何人啊。就算掐死一只小动物,我都心有余悸而不忍。更何况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纯真,对的繁华尘世,红尘滚滚的世俗的一无所知的小孩子,怎么会动粗呢?

  现在似乎有点儿犯困意了,昨天晚上可能没有休息好。想闭上眼睛小休息一会儿,旁边的女人和自己的孩子有句没句的聊着。

  “你来玩会儿游戏好不好。不要到处乱跑啊,我想睡一会儿,你现在要是不好好玩儿,我下次就不给你玩儿了啊,下次也不带你去外婆家了。”女人手里不停的晃动着我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手机的,放着玩儿游戏时的音乐。

  “我不想去外婆家,我想回家。”小孩子从女人的手里拿过手机一边玩着游戏,一边不大安分的到处的走动。

  我刚闭上了眼睛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那小孩子又跑到了我的跟前,眼睛看着窗外,用小指头在玻璃上面画着只有属于他们自己才能够明白的各种符号,水汪汪的眼睛里透过几丝忧虑,看着外面的春意盎然,活泼、生机盎然的大自然世界,就像是一只囚禁在鸟笼里,渴望着自由欢快的鸟儿,顿时不由得心生了几丝怜悯之情了。

  “嘿,你又在那里瞎搞么事?你再不过来这位叔叔就要打人了啊。”女人依旧是懒散的口气,和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样子,面目似乎变得越来越可憎了。

  这次听了我心里似乎有些了不愉快的感觉,不知不觉之中甚至有些气愤了。小男孩儿,好奇似的看了看我,然后,我又微笑着了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好像有了几丝恐惧,慢慢的退回到了那女的身边。

  列车不会因为我的情绪的起伏不定,而变换车速。我也不会因为列车会不会因为我的情绪跌宕起伏,而变换的车速而感到奇怪。窗外的景色依然犹如风一样的从我的眼帘里掠过,不留下任何影子的痕迹,干净又利落。当我正想再次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小孩子,又跑了过来。不停翻动着我面前的椅子的后背上的那个活动的便携式的用金属做的涂着银灰色油漆小桌子,小小的手指突然搬开了扣住桌子的活动的小栓子,嘭了一声儿,小桌子滑了下来。桌子才边角差点儿砸到了清纯的小脸蛋儿。自己差点儿也被吓得不知所措了。

  “唉,老子叫你不要在那儿瞎搞的呢?你再在那儿瞎搞,这叔叔可真要打人的了啊。”女人发着脾气,对着小男孩儿咆哮恫吓道。

  我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心中有了一种无法读懂的怒火,我强颜着微笑,对跟前的调皮鬼说道。“叔叔不会打人,你自己玩儿的时候小心一点儿,不要把小脸蛋儿划伤了哦!”心里面似乎像是有块浮石,但,突然又沉了下去。我瞟了一眼,旁边的这位小男孩儿的母亲。那女人似乎有一种疚意,对我浅笑了一下。

  “叔叔会打人”的这句话,似乎我隐隐约约也有了对小的时候些许类似的记忆的痕迹,并慢慢的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小的时候的不听话,就经常会听见母亲或者其他的长辈们,对自己说,不听话就被抓疯子去,不乖就会被要饭的乞丐抢走,如果是刚好碰见了一个疯子或乞丐,就会用手指着对方,悄悄在自己的耳边说:“以后要是不听大人们话,那疯子(乞丐)就会打人,抓人的。”

  于是我们从小便学会了,对待疯子和乞丐或者是“会打人的叔叔”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仇视”,歧视和愤恨。在我们见到了他们的时候,总是报以恐惧的眼神,蹑手蹑脚的疯狂的从他们的身边跑过,然后捡起小石子,不问是非原由,胡乱的向他们抛去手中的小石子,然后一阵嘻嘻哈哈,带着一种满足感飞奔的逃也似的迅速的消失在他们无辜的眼神里。

  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为什么非得去用一些粗俗鄙夷,蛮横无理,霸道横行的方法,用一种去歧视生命的,和对人不尊重的方法,去教育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用一种让孩子懂得如何去尊重别人,和“做人”的方法来教育他们,难道就真的比不上粗俗,粗怒,低俗暴虐的方法吗?

  “孩子就像是一张白纸”,我们在白纸上描述的是什么,给予孩子的就是什么,我们在白纸上书写的是“歧视”,就绝不会给予孩子们教会他们如何去尊重生命,去尊重他人;我们在这张白纸上书写的是消极的怒骂,低俗粗怒的东西,那他们也绝不会知道,和明白什么是幸福和快乐。

  “叔叔不会打人”,当然了我想“疯子”和“乞丐”也不会打人,父母们也许不会用荆条去抽打孩子的蓝月亮点特码 新图肉身,但是无心无德的言语,却永远打伤孩子们纯真心灵。

  孩子就是上帝赐予一张白纸,同时也是父母的一面镜子,我们在白纸上勾画着,那其实就是在自我的素描。给予孩子们我们最好的那一面,不要去玷污了上帝给予我们仅有的那么一点点的纯洁。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