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提公积金的后果你知道吗??情节严重追

  《阿Q正传》第七章:房产税来了!

  【纯属虚构,只为娱乐,请勿对号入座。】



  要收房产税了!

  这消息将大不安带给了天涯,不到正午,全坛的人心都很动摇。

  然而谣言很旺盛,说有人亲眼见到燕郊房价崩盘,深圳已经出现断供潮,北京三环以里已经腰斩,上海外滩对岸楼顶天台上排起了长队,十套房以下的没资格上去只配跳黄浦江,五道口那些白领金领水灵灵的女房奴,排着长队争先恐后哭求空军们房色兼收……

  阿Q的耳朵里,本来早听到过房产税这一句话,今年又在度娘上亲眼见过宁夏开征房产税的新闻。但他一向以为收税都是体制内的事情,和自己不相干的,而对体制他一向是"深恶而痛绝之"的。殊不料这却使天涯上一向嚣张跋扈的傻多、中介狗有这样怕,于是他未免也有些"神往"了,况且房观上的一群鸟男女的慌张的神情,也使阿Q更快意。

  "收房产税也好罢,"阿Q想,"收死这伙傻多要他妈妈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为房产税点赞了。"

  阿Q近来用度窘,大约略略有些不平:同样是电商从业者,马爸爸可以满世界风光,而他只能在二马路这一带穿梭爬楼,动不动被难伺候的客户以包裹损坏为由投诉扣钱;心情不爽所以午间喝了两碗空肚酒,愈加醉得快,一面想一面走,便又飘飘然起来。不知怎么一来,忽而似乎收房产税的便是自己,白花花的税银都进了自己腰包,天涯上的傻多们却都是他的俘虏了。他得意之余,禁不住大声的嚷道:

  "收税了!收税了!"

  房观人都用了惊惧的眼光对他看。这一种可怜的眼光,是阿Q从来没有见过的,一见之下,又使他舒服得如六月里喝了冰镇可乐。他更加高兴的走而且喊道:

  "好,……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得得,锵锵!不打一折,你能卖掉你房子,算我输,呀呀呀……得得,锵锵,得,锵令锵!你再打一个字试试……"

  房观上的几个资深傻多和一群中介狗,也正在坛子里争论房产税。阿Q不屑一顾,昂了头直进去敲出一行字。

  "剑哥说了,不打一折卖出去算我输,……"

  "老Q,"一傻多怯怯的迎着低声的叫。

  "不打一折,"阿Q料不到他的名字会和"老"字联结起来,以为是一句别的话,与己无干,只是继续灌水。"你,能,卖,出去,算,我,输!"

  "老Q。"

  "不打一……"

  "阿Q!"中介狗只得直呼其名了。

  阿Q这才停住,歪着头问道,"什么?"

  "老Q,……现在……"傻多却又没有话,"现在……发财么?"

  "发财?自然。要什么就是什么……"

  "阿……Q哥,像我们这样按揭刚需的穷朋友是不要紧的……"一接盘侠惴惴的说,似乎想探出房产税实施细则的口风。

  "穷朋友?你总比我有钱。"阿Q说着就下线了。

  大家都怃然,没有话。傻多回家,晚上商量到点灯。中介狗回家,便从柜子里翻出房产证来,交给他女人藏在裤衩夹层里。

  阿Q飘飘然的飞了一通,回到桥洞,酒已经醒透了。这晚上,管桥洞的城管老头子也意外的和气,请他喝啤酒;阿Q便向他要了两个饼,吃完之后,就蜷缩着睡去了。他说不出的新鲜而且高兴,桥洞外路灯像元夜似的闪闪的跳,他的思想也迸跳起来了:

  "收税?有趣,……来了一阵白盔白甲的工商税务,都拿着手雷,手铐,电警棍,机关枪,走过桥洞,叫道,阿Q!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

  "这时房观上的一伙鸟男女才好笑哩,跪下叫道,阿Q,饶命!谁听他!第一个该死的是傻多和中介狗,还有接盘侠,……留几条么?接盘侠本来还可留,但也不要了。……

  "房子,……一环附近花园洋房四房两厅豪华装修,直走进去拎包入住!——桥洞里那些家伙什也要搬进来,自己是不动手的了,叫接盘侠来搬,要搬得快,搬得不快打嘴巴。……

  "中介狗的妹子真丑。傻多的女儿过几年再说。接盘侠的老婆和女房奴们,跪求也没用,必须让她们竞争上岗……吴妈好久不见了,不知道她买房了没有。"

  阿Q没有想得十分停当,已经发了鼾声,马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尾灯红焰焰的光照着他张开的嘴。

  "荷荷!"阿Q忽而大叫起来,抬了头仓皇的四顾,又倒头睡去了。

  第二天他起得很迟,走出街上看时,样样都照旧。

  他也仍然肚饿。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