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太阳节”阅兵 展示多种武器装备

  12月15日,有消息称,原定2019年的补贴退坡(降幅20%)节点将被提前到2018年执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多方证实,2018年补贴政策确实正在收紧,对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电池能量密度都有跨越式的要求。据网传的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草案显示,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150公里以下的产品补贴或将为零,地方补贴或将取消。



  距离新年还有不到半月的时间,消息令很多车企紧急采取应对措施。不少续航里程低于200公里的纯电动车型,正在市场上“恐慌性”销售。



  “正常情况下,第四季度汽车销售旺季,但最近几个月很多新能源车型在疯狂上牌,尤其是车型续航里程比较低的几家企业,上牌量很惊人,企业怕明年拿不到补贴。它们原来的打算是让这些车型走量挣积分,但是,如果拿不到补贴,这些车根本卖不动。”12月17日,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

  财政超预算和破除地方保护



  不可否认,在持续的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刺激下,新能源汽车产业在过去几年得到了飞速发展。



  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的统计数据显示,11月销量达到8.1万,环比10月增长1.6万台,同比增速87%,前11月新能源乘用车市场销量45.8万台,累计同比增速60%,其中A00级别的纯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持续上扬,这类车型的纯电续航里程大多在150公里范围内。



  从前10个月产品结构来看,A00级的纯电动汽车累计销量为19.7万辆,占纯电动车总体销量的66%。同时,在前10月纯电动车销量排行榜中,累计销量超过1万辆的有9款产品,其中6款属于A00级别,包括北汽EC系列、知豆D2、奇瑞eQ、众泰E200、长安奔奔EV和江铃E100。



  “由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速度超过主管部门的预期,造成补贴金额会超出预算,因此主管部门有加大退坡比例的想法。”早在11月1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就曾公开撰文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2016年的新能源车补贴资金高达258亿元。为了防止骗补,今年财政补贴已由事前补贴改为事后清算。



  今年11月28日,工信部在其网站上公示“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第二批)初步审核情况”显示,70家企业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数为57816辆,申请清算资金共计168.41亿元,经专家组核定的新能源汽车推广数为57494辆,应清算补助资金167.64万元,按整车企业取整后补助资金为167.64亿元。



  此前,工信部已发布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初步审核情况,第一批专家组核定的推广数为85094辆,应清算补助资金58.59亿元;9月7日,补充申请的清算结果显示,专家组核定的推广数71199辆,应清算补助资金31.43亿元。



  董扬认为,政府应该言而有信,不应该因为预算不足而调整补贴金额。此外,企业的产品规划,是根据市场条件作出的,包括市场所需求的技术水平、补贴的额度、可能的成本和售价。补贴额度不按计划进行,会打乱企业节奏,影响产品的销售。



  由于政策的摇摆不定,业界一直都在呼吁,新能源汽车扶持政策必须保持持续稳定。“政策还是应该稳定,虽然取消补贴是行业共识,但企业从研发、生产、销售是一个过程。现在政策就像一阵风刮来,会让企业措手不及。”上述汽车业内人士表示。



  “财政补贴的变更,一些企业很难有招架能力,在不满足财政补贴条件的情况下,只能亏本。”12月18日,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



  此外,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补贴调整不完全由于财政预算不足引起,取消地方保护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有消息称,北京可能在2018年率先退出地方补贴。



  一直以来,不少业内专家多方呼吁,取消地方对汽车厂商的直接补贴,是斩断地方保护根源。地方资金支持主要用于构建良好的新能源汽车应用环境,如支持基础设施建设、补贴电费、停车费等,将资金真正用于需方,即新能源汽车使用者。


  国补退坡地补取消?车企淡定应对新能源汽车补贴变化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以前新能源车是在特定市场环境下的消费,是大市场中跳独舞,但最终肯定是要融入市场跳群舞的。补贴政策退坡就是让新能源汽车技术进步,融入到大市场中去跳群舞,甚至是跳领舞。”12月7日,在2016-2017年度第四届中国新能源汽车年会上,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席忠民表示。



  “我们了解到的2018年补贴整车是对技术落后的部分进行退坡,比如续航里程超过300公里以上的不退坡,还会额外增加补贴,300公里以下的才会做退坡。还有节油率,40%以上的鼓励,40%以下的就会慢慢退坡。国家鼓励新能源汽车往高质量发展,逼迫新能源汽车企业在2020年补贴全部退坡后在市场上有立足之地,能够参与到大市场的竞争中去。”席忠民的一席话,表明整车企业十分明了政府补贴政策退坡的“良苦用心”。

  北京新能源汽车营销公司党委副书记、首席品牌官胡恩平表示,北汽新能源从2014年就开始做好了补贴退坡和退出的准备。而且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在很多企业的预料之中,因为过去五年,中国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得到了很快的进步,整个产业链的基础基本已经建成。这个时候国家提出补贴退坡,让新能源产业自己发展能力,方向上没有问题。从2017年开始,我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进入了普及和全民消费的时代,目前也有很多没有补贴的城市开始有大量的新能源汽车推广。



  从两位整车企业代表的发言来看,应对后补贴时代的办法其实无他,无非就是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把成本控制好。



  席忠民认为,新能源汽车从销售到维修,都会和传统汽车有很大不同,再加上智能出行、自动驾驶等新技术的快速应用,传统车企应该在产业链上做出调整,大胆创新,不能再沿袭传统4S店模式来发展新能源汽车。因此广汽新能源还在布局未来移动出行,做全生态的服务,从销售到售后都做了很大的改变。



  胡恩平则表示,北汽新能源是继承创新,还是沿用过去4S店的模式,因为消费者买车的习惯没有改变,还是习惯于到4S店,而且消费者对于电动车并不了解,需要深度体验,4S店比较方便提供这些服务。但是新的销售渠道和模式北汽新能源也在积极尝试,比如电商渠道已经在做,利用互联网推出定制化服务等,会从2018年开始在这方面进行布局。



  作为动力电池企业的代表, 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副总裁钟孟光表示,降成本其实一直是电池企业的一大重点。沃特玛电池和整车厂做车辆设计的时候,2015年之前电池占整车的成本为50%以上,到目前2017年,电池所占的成本是控制在30-40%之间,最高没有超过40%。

  但即便如此,在整车企业看来还是不够的。席忠民表示,现在新能源车最大的问题是成本。广汽做过一个测算,如果电池成本2020年降到0.7-0.8元/瓦时,就能跟传统车竞争,因为面临更严格的技术与环保标准,传统车也要技术升级,到时候新能源车与传统车的价格差能减少至1万元左右,达到这种水平,电动车和传统车竞争的分水岭也就会出现。

  但这样成本下降目标,显然高于电池企业的预期。钟孟光表示,沃特玛的目标是2020年每瓦时降到1元到1.5元。因为近年随着电动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动力电池的原材料价格也不断上涨。上游不断涨价,下游要求降价,政府要求技术不断进步,动力电池企业也比较难办。

  但整车企业也有自己的紧迫感,席忠民表示,随着大众、福特等国际汽车巨头不断通过设立新能源合资公司等多种方式布局,他们的发力点到2019年甚至是2020年,这就意味着给中国企业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从现在开始就是三年,2020年绝对是全面竞争的年代。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