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维奇:还没做好缩减轮换阵容的准备

  香港亿万富豪杨受成邀请有「香港第一才子」之称的作家陶杰,为他写了一本自传公开发售,书名叫做《争气》。

  新书上市那天,他们在电视台做了一个节目,由陶杰访问杨受成,作为推广宣传。其间,陶杰问杨受成,他得到今天的成就,如果要感谢长辈或好友提携带挈的话,头三名应该是谁?杨受成说:在书中已经说过,第二名是长辈邓肇坚爵士,第三名是好友江可伯。第一名呢?竟然是一位相士,在香港富豪界中闻名巳久,大家叫他做陈伯。

  杨受成认识陈伯,是由一位姓林的朋友介绍。那时是1983年初,杨受成的生意做得很顺利,真是可以用俗语的「猪笼入水」来形容。事业顺利的人,便不在乎看不看相,惟是那位姓林的朋友不断的吹嘘,杨受成出于一时的好奇心,便约陈伯在半岛酒店的茶座见面。

  初次见面,便不愉快。杨受成坐下之后,陈伯打量他的面相几分钟,神态很肃穆的说:「杨先生,我看你今年之内,事业必有一番大波浪,不是一般挫折,而是险遭没顶的巨灾。」

  陈伯这几句话,杨受成觉得很不中听,认为这是江湖术士危言耸听的技俩,便哈哈一笑说道:「陈伯,你对我的看法,未免太悲观了!」

  陈伯却正色地说:「杨先生,我说的是实话,如果要讨好你,我会好话说尽。但我敬重你是一位人物,以我的感觉和经验,不得不实话实说。今年之内,你将会遭逢厄运,大则破产,小则元气大伤,务请小心。」

  看到杨受成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陈伯又说:「这样吧,现在你不相信,也不足为奇。你是个打不死的人,以你的性格,如果沉着应战,应该还有翻身机会。等你出事之后,如果还记得我,可以再来找我。」

  俗语说:「话不投机半句多」。陈伯的话,杨受成实在听不入耳,丢下几张百元钞票在桌上,当作相金,便离座而去。

  这一个访问节目,使我大感兴趣。可是,陈伯当时的判断是否应验?杨受成以后为何会把陈伯当做头号恩人?由于节目时间限制,他们没有说下去,那就好像把我悬吊在半空中一样。赶快驱车到市区去,找了几间书店,书架上都没有这本书,店员说还未发行到温哥华来。打电话到香港购买,快递三天就到。拿到了这本书,才能把这个故事继续说下去。

  那天在半岛酒店茶座,杨受成虽然拂袖而去,但回到公司,他也细心思量自己的业务会有甚么缺失。地产经营尚算畅旺,钟表珠宝生意极好,银行借贷也没有问题,家族关系十分融洽,实在想不出会有甚么地方出毛病。再回头想想,那天见面,陈伯有著几分读书人的气质,不像那些不学无术的江湖术士。自己在商场打滚了那么多年,也懂得看人,难道这次会看错?

  1983年8月30日清晨八点钟,电话响起,是汇丰银行打来找杨受成,叫他立即到银行去,与一个叫做韩国敬的债务部经理见面。

  杨受成去到汇丰银行,那个韩经理面交一封信给他。内容大致是说,杨受成的好世界投资公司,因为欠债三亿多元未能偿还,银行决定不再支持,要立即接收杨受成的一切资产,并已指定会计师为接管人。

  另一位债务部经理潘启夫,对杨受成说得很刻薄:「若要把你杨先生名下的业务,向法庭申请破产,我们有这个权力,也随时可以做得到,但这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只要你们在还债期这八年内,把三亿俩千万的债务还清,我们可以把产业发还给你们。如今,我们给你一条生路,就是让你们三兄妹替我们暂时管理英皇钟表珠宝的零售事业,让你们三位不致于失业,当然也不必露宿街头。正常上班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不能迟到早退。所不同者,你们以前是老板,如今要请三位委屈一下,从今日起,替我们汇丰银行打工。英皇钟表珠宝几家总分店,现在暂归由我们全资拥有。」

  潘启夫继续宣佈:杨受成、杨超成、杨宝春,留在英皇钟表珠宝,任职为营业经理,杨受成月薪二万元,俩位弟妹,每人月薪一万五千元。杨受成还须签下恊议,承诺在这八年还债期中,要尽最大努力,继续营运英皇珠宝,所得利润,全部用来偿还债务。

  汇丰银行接管英皇钟表珠宝以后,行政管理甚为苛刻。每天上午,都派人来点算珠宝金饰,晚间收店之时,又再光临,打开夹万,把一天的收入悉数清理,现金一律不准过手,以防挟带私瞒。幸好杨受成平时对待员工,十分仁厚,此时员工看到老板落难,都愿意留下来共渡时艰,使到杨家上下,觉得十分温暖。

  杨受成在月薪二万元的情况下,熬过了几个月,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忽然想起陈伯在半岛酒店茶座向他说的那番话,竟然是丝毫不差,汇丰银行来接管,果然就在这一年之内,便觉得陈伯的指点迷津,十分灵验,只悔恨自己当时没有听从良言。

  他又记得陈伯说过:「以你的性格,应该有翻身之日。出事之后,如果还记得我,可来找我。」想到这里,杨受成不禁心中一懔,既然命中有缘,认识了这位玄学高人,为何不抓紧机会去多聆教益?于是,他立即打电话给林先生,请他代约陈伯见面,无论甚么时间,甚么地点,悉从陈伯尊便。

  陈伯虽曾遭受过杨受成的奚落,老人家却没有把此事记在心里,欣然答应见面。见面时,杨受成连忙鞠躬:「当时太过年少气盛,没有听从陈伯的指示,如今特地来向老人家道歉。」

  陈伯淡然一笑,说道:「如今你虽然遇到风浪,但我对你仍然有信心,一来你命不该绝,二来你是命中打不死的犟人。你待人谦和有礼,内心却是高傲而自信。如果你能冷静沉着奋斗争气,这场大风浪,应该不会把你冲垮。此外,我知道上天将会对你特别眷顾,因为你争取到成功,赚获到财富,受惠的不只是你一人。因为你对别人的关爱,你身边的人,都会因你而蒙福。」

  听到「争气」俩字,杨受成心中一动:「请问陈伯,我现在欠下汇丰钜款,昔日当老板,如今一夜之间,贬为打工的僱员,看管著自己的生意,赚钱却不属于自己,而且距离还债平仓,仍是遥遥无期。你说我有翻身之日,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翻身?」

  陈伯听到杨受成这样说,默然不语,一对目光闪闪的眼睛,打量着杨受成的脸孔。几分钟之后,说道:「你应该有翻身之命,重光之运。不过,若要翻身,就不要只守着眼前的那点生意。你的运程光气西来,应该走出维港,向西边发展。」

  维港,就是香港与九龙之间的维多利亚海峡。至于那个「西」字,陈伯继续解释,西方不一定是欧美,而是香港的西边方位,在欧洲的前面,还有一个石油丰富、金融畅旺的中东,如阿拉伯半岛等地方。杨受成听了,茅塞顿开。

  陈伯的指点,杨受成当然奉为金科玉律。惟是那个时候,香港人对于中东沙漠地区,所知不多,若说要到那边做生意,简直是不可思议。然而这几年来,金融和外汇买卖,不但在香港发展得很迅速。就在世界各地,也是风起云涌,配合着电脑科技的突飞猛进,地球村的雏形格局正在形成。

  杨受成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很快就打听到中东地区确实有外汇买卖这一条黄金渠道。经过朋友的介绍,他认识了科威特皇族的一个远亲,对方答应与杨受成合作,展开金融外汇生意。

  就凭着皇室远亲这条内线,杨受成孤身来到科威特。由于他对外汇市场的动向,有着敏感和天份,皇天不负苦心人,俩三年之间,他在科威特炒卖外汇的进账,已有一俩千万美元。有了这笔额外的进账,加上英皇钟表珠宝的盈利,地产的升值,汇丰银行那笔限期八年还清三亿二千万港元的债项,在俩年多便已还清,杨受成终于把自己的生意拿回来。

  杨受成二十岁时便结婚,十年后离婚,打了几年光棍。有一天,他在陈伯家里,陈伯突然对他说:“杨先生,你单身了这许多年,也该到了鸟倦知还的时候了。今年如果你能结婚,对于你的事业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

  其实,杨受成在这几年所过的所谓单身生活,身边的女友多得像走马灯一样。他有意考验一下陈伯的眼光,每次请陈伯饭局茶聚,必定带着不同的女友,让陈伯暗中过目。可是,看过多名女友,陈伯一直在摇头,直到看到了从加拿大读书回来的陆小曼,才笑著点头说道:「杨先生,如果这位小姐是你的意中人,你就赶快结婚吧。你们的婚姻不但美满,她还会替你生下贵子,你的事业会更上层楼。」杨受成听从陈伯的建议,赶在这年内结婚。陈伯的预言十分灵验,这些年来,杨受成不但婚姻美满,生下儿子,事业上亦突飞猛进。

  有一天,杨受成在陈伯家中聊天,讲起当年生意被汇丰接收,后来绝处逢生,就好像发了一场噩梦一样。陈伯说:「我和你初次见面时,你的气场有著一股幽霾笼罩,所以预料这一年内,将有一次令你毕生难忘的巨大打击会发生。但当时我又看到,你的气数未尽,如果沉得住气,慢慢应战,不但不会沉沦,以后还会更好。所以我叫你再来看我。也难得你能够按制得住心头的傲气,竟然来看我,这就是缘份。」

  杨受成说:「你叫我去中东,我去了,果然有收获,生意也拿回来了。至于下一步,又该怎样走呢?」

  「西行归来,事业反败为胜,很好!」陈伯押了一口茶,施施然说:「但你一生的财运功德,尚未圆满,柳暗花明,前面还有一大片花繁叶茂的树林。依我看来,你事业的下一个目标是在南边。」

  杨受成听到「南边」这俩个字,便想到澳洲、纽西兰这俩个地方。因为他时常进马场,也是马主,和一些著名的骑师称兄道弟。香港马场的马,都是从这俩个地方买来的,所以他对于这俩个地方较为熟悉。陈伯解释说:「南边是南洋,有星马泰和印尼,相信我,你命中下一个财帛方位是在南方。」

  陈伯上次说出一个「西」字,这次说的是个「南」字,高人出口,不必啰唆,简约精练的一个字,便已足够。可是,南洋那么大,海天茫茫,究竟要去那一个地方?

  杨受成终于选择了泰国,作为南进发展的目标。原因是泰国华人最多潮州人,而杨受成也是潮州人,言语上较为容易沟通。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