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最纯正的辽宁美食,考验你的时候到啦

  天下医生一般黑,披着羊皮的嗜血魔鬼。
  6月1日,医生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能力,给我的膝关节做了个独一无二的手术,切开关节,将前叉韧带拉进股骨,石膏固定六周。
  拆掉石膏,我的炼狱生活开始了。每天绑起来,掰腿,痛哭,挣扎,嚎叫!
  几个月后核磁复查,原本只是挫伤的半月板内外侧都撕裂了。而角度还是没下去多少。
  绝望中挣扎,四处求医。
  本地专家有说做松解手术,并重新对前叉进行手术。有说继续锻炼,别手术了。
  宁波找了两个医生,都说别再手术了。
  杭州找了个专家,说没见过这样的手术,不好下诊断,继续锻炼看看。再手术的话,痛苦和风险都无法承受。
  上海找了专家,建议先做松解手术,等功能恢复后再重新给前叉做手术。
  手术,看似轻松的两个字。我需要付出多少的血和泪。松解手术是高风险手术,并且术后第二天,流着血开始掰腿。再两次手术,我需要被绑起来挣扎一年。并且,风险未知,有很大可能,右腿就再也站不了了。
  在绝望中徘徊。听说省人民医院专家来本地开学术会议,在会议茶歇时间找到专家。这位代表省关节科权威的专家问我,你动手术是不是为了关节稳定,我答是的。他又问现在走路有没有腿打软的现象,我答没有。然后他说,这说明你膝关节稳定,之前的手术是成功的!你腿不会弯曲了,做个松解手术,同时重建前叉。
  回到病房,哭了。找了这么多专家医生,形成三种不同的意见,每一种意见的执行,都会是我一生的痛苦。而这位专家说得一脸轻松,当着这么多参会的医生,他说我之前手术很成功,又说要重新再手术。完全自相矛盾的话,从一个省权威专家的嘴里就这么轻松的蹦出来了。
  因为医生的不负责任,常见的运动损伤,前交叉韧带断,成了我这一生,再也醒不来的噩梦。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