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防死守 层层设防 兰州路政执法处 绝

  来天涯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是在关注别人身上所发的事,听别人在诉说自己心里的苦闷。

  其实我也有一肚子的苦闷不知道该对谁说,谁又原意听我说。

  我知道人的一生谁没有一些经历,谁的心里没有伤痛和委屈,更何况有些事情是涉及自己的亲人。

  所以、几十年了,我一直都憋在心里,不想对任何人说,可是现在我一定要说,因为我不知道我究竟还能活多久?

  我想在有生之年把埋藏在我心里的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办法对人诉说的事说出来,因为我想要一个答案,遭成我现在这样的状况,究竟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我的亲人们的问题!

  先说说我目前的情况吧,我是一个70后的女人,今年已经48岁了,是一个无家可归的离异单身女人。

  因为身体体质一直不好,所以、不管干什么都干不长久,前两年查出患有脑血管痉挛和低钾血症,现在已经花光了身上所有的积蓄了,身体也没有什好转!

  我做过很多职业,自己开个店,在工厂里打个工,曾经也跟我自己的兄弟一起开个家具厂,可都失败了!

  这些我都会一一讲给大家听,只是我这一肚子的话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因为我没有什么文化,小学还没有毕业!

  还是从我小时候说起吧,我家里姊妹八个,五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我的身体体质一直不好,也可能跟我小时候有关系吧。

  听我妈说,在我一岁多的时候,有一次生病连续高烧好几天,后来有几个月的时间,我就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我妈把我放哪里,我就在哪里坐着一动都不会动。

  后来虽然慢慢地好了起来,但是人特别笨,也因为笨,我父亲从我能记事起,从来没有对我笑过,跟我好好说过话。

  我父亲这一生唯一值得我去回忆的一次就是在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有一天晚上我起床去尿尿的时候被毒蛇咬了,他连夜去山上采草药回来给我治疗。

  其实我父亲他并不是医生,从来没有给别人治过病,而治疗蛇毒的草药,他自己也从没有采过更没有给别人用过。

  他只不过是照着药书上描述的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而已,我的死与活都交给老天去决定的。

  不过我很幸运,在被蛇咬伤后的第二天,我的腿虽然肿得很大,但只肿到膝盖下面就再没有往上肿了,因为当时我父亲拿绳子把我的腿从膝盖以下狠狠的扎住了。还有可能是我父亲采的草药有效果,几天后我的腿居然消肿了。

  我父亲是一个思想非常陈腐的人,他生下六个儿子,可他重男轻女的思想依然很重,我家的兄弟们都是在到该上学年龄都让她们上学去了,只有我和我的姐姐两个都过了该上学的年龄还没有去上学。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