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大露美腿又暴露高发际线,网友:丑哭

在我居住的小区前面有一条著名的街道,曾经是著名红灯区之一。号称有小姐十万大军。我见过无数像鲜花一样美丽的女子,千娇百媚,万紫千红。
该地区集中大量财富,名车,美女,浓密树荫下掩映着一幢幢豪华别墅,居住着许多外籍人士,欧美、日韩、港台,擦肩而过,能闻到他们身上的名贵香水气味。
在这条服务业畸形繁荣的街上有我那帮朋友兄弟,收保护费、追数、看场子、带小姐、开赌场、放高利贷,他们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我一度混迹其中。
众生皆辛苦。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 “你像什么,就去扮演什么。”
   数年过去,如今这条街道已经沉落,繁华不再,当年车水马龙川流熙攘的盛景渐渐颓败。只有街角一盏沉默的路灯,依稀记得昔日的辉煌和传奇。
   世事无常,祸福相依。当我有一天离开,他们仍然在那里。这时,我只是远远的看着。
  
  
  
   1
  
  
  
   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是一段下载的天敌2004年舞曲。黄毛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他告诉我大老罗被带回来了,财子正在回来的路上。黄毛说他在家里,我让他到宾馆来,告诉他房间号。
   随后财子打来电话,里面传来财子兴高采烈的声音,说大老罗抓回来了。我说在宾馆里等他们。放下手机,我欠身起来盘腿大坐。
   我钻到卫生间洗一把脸。心里空虚,我知道自己仍然受到刚才那个梦的影响。后来梦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但一点都不记得,竟然忘得一干二净。脑海里的记忆一片空白,被有效的删除。
   在吉野出事前,一次在他的棋牌室,他警告我警察也正在找我。平常他说话一屁俩谎,很难当真。我当时并没往心里去。但这次吉野被抓等于给我敲响了警钟。我不能不有所警觉。前不久我刚刚换掉一个电话号码,我觉得是不是又该换了。
   我点燃一支香烟,踱步走到窗前。铝合金窗户没有关紧,朝外面看天完全黑下来,雨量充足,哗哗啦啦。簇黑的植物若有若无散发着特有的香气。远处几盏晕黄的灯光闪闪烁烁。又下雨了。异乡漆黑而宁静的雨夜。
   若干年前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少年,在雨天纯净的空气中深深的呼吸。做梦的年纪,有点像财子,和他又不一样。生性孤僻,沉默寡言。天天做白日梦。直到不允许再做梦了,天空像镜子一样稀里哗啦破碎了。全部都是幻觉。
   黄毛按响门铃,我上前把门打开。他晃动着高大的身躯,拎着一包东西,一把雨伞进来。
   “田跃在家里睡觉呢。”黄毛说。他先把吃的东西放到床头柜上,接下来把黑雨伞张开,小心安放在房间角落。水珠由上往下滑落。他在财子来之前抽出时间到卫生间洗了一个澡。
   “等会打电话叫田跃过来。一道公堂会审大老罗。”我说。我从袋子里拿出冰镇可口可乐,贪婪的喝着。渴坏了。
   这天晚上田跃手机关机联系不上,第二天是农历十五,听他后来说自己一早上和老婆到寺庙烧香还愿去了。我身边还有一些人信佛,有的还去过九华山和普陀山。但是欠缺诚意,不过流于形式。基本上属于临时抱佛脚,面对着花花世界,没有谁乐意真正放下屠刀。
   佛家的宗教思想蕴含深奥的哲理,戒嗔、戒痴、戒贪。凡此种种戒律非常适用于我们这些人的身上。是啊,我们比普通人具有着更加强烈的欲望,造成罪业深重。菠萝菠萝蜜。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